中國物流行業網 新聞中心
中國物流行業網 > 新聞中心 > 資訊中心 > 快遞資訊 > 內容

跟著貨車司機跑快遞

2019/11/2 16:23:59 來源:中國物流行業網

中國是全球快遞第一大國,年運送快件500多億件。許多消費者幾乎每天都會從快遞小哥手中收快遞、發快遞。而在快遞小哥的后端,是一位位天南地北、長途作業的貨車司機。目前中國約有1500萬輛大貨車、超過3000萬名貨車司機,他們承擔著一半以上中國陸地貨運量。

10月9日,記者跟隨中儲智運貨運平臺的兩位貨車司機,從河北曹妃甸碼頭出發,滿載貨物,一路跨過黃河、漢江和長江,前往貴州銅仁,近距離體驗貨車司機的工作,看他們如何在今天中國物暢其流的過程中發揮自己的作用。

物流業發展快,貨車不再愁貨源

記者此次跟隨的兩位大貨車司機都是“80后”,一位名叫馬彥輝,另一位名叫趙海崗,均為河南省浚縣人。

10月9日中午,記者趕到兩位師傅即將出發的河北唐山曹妃甸化學工業園,他們此次是啟運一批塑料制品。工人裝貨的空當,馬彥輝和趙海崗來到園區外一家路邊小吃店,兩碗熱湯面解決午飯。

很快,大貨車出發了。兩位師傅心情不錯,他們估摸著當天傍晚正好能到河南浚縣,可以回家看一眼。然而,離開工業園不到3小時,原本晴朗的天空變得陰云密布,一陣陣急雨襲來,出于安全考慮,駕車的趙海崗只好把車速壓低。這意味著到浚縣的時間要推遲了,兩人有些沮喪。

駕駛室不是什么舒適的地方。前排是兩個座位,后排改造成一個小小的臥鋪。師傅們常常在里面一待就是十幾個小時。夏天熱、冬天冷,小小的車載空調完全不足以保持合適的溫度。這輛貨車的駕駛室里額外安裝了一臺空調。

記者與他們閑聊起來。“為什么干這行?”“我們是初中同學,從小認識。浚縣正處在公路網密集地帶,縣里70多萬人,就有超過3000輛大貨車,好多人都干這個。”趙海崗說,他19歲就開著貨運公司的雙軸卡車跑起了短途貨運,又過一年,剛滿18周歲的馬彥輝考下了駕駛執照,加入趙海崗的行列。

“貨車司機這一行特別辛苦,風險也高,就是收入還可以,我們掙個辛苦錢。”馬彥輝說,入行時沒什么積蓄,自己買不起卡車,主要是給物流公司開車搞運輸。起初,他倆各開各的,從2004年起決定合伙開車。

兩人開車的好處是“人停車不停”,一人開車時另一人睡覺休息,以此保持較高的行車效率,并避免疲勞駕駛。兩人年輕,身體好,經得起這樣的苦干,很快就嘗到了“一加一大于二”帶來的甜頭。到2017年,馬彥輝和趙海崗攢下一筆錢,合伙買下了一輛六軸的一汽解放J6卡車,這是一款獲得過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的明星卡車,馬力大、毛病少。有了屬于自己的車,又正逢中國快遞物流業高速發展,不愁貨源,馬師傅和趙師傅很開心。

“雖然辛苦,但覺得挺有奔頭的。每到一個新地方,我倆都會在車前合影,在朋友圈發照片。”趙海崗說。

干這一行,沒有飯點這種說法

10月10日傍晚,在老家浚縣的休息站加滿了柴油和水,貨車又出發了。

中國的公路越修越好,但長途駕車仍然是辛苦而有風險的事。貨車行駛在沒有路燈的鄉道上,來往車輛極多,兩側高大的白樺樹時不時會遮擋駕駛員視線。突然,一輛銀白色的半掛車從右側樹后閃出,絲毫沒有減速,就試圖匯入反向車道。來不及用遠光燈提醒對方,馬彥輝一邊點剎車,一邊從后視鏡觀察反向車道情況,向左打方向盤進行避讓。貨車向左大幅擺動,驚醒了熟睡的趙海崗。此時,右側后視鏡幾乎緊貼著銀白色半掛車的車身,兩車交錯而過,記者的心也怦怦直跳。

“我倆是真正的老司機。”馬彥輝說。手握檔把子,腳踩離合器,雙手撥轉方向盤,高速行駛的大貨車在他們的駕馭之下,成了最溫馴的良駒。許多受損嚴重、表面崎嶇的路段,讓新司機們看上一眼就捏了一把汗,馬師傅和趙師傅卻能夠駕輕就熟地在這樣的路面上將車頭把得穩穩的。馬彥輝介紹,大貨車噸位重、駕駛室視覺死角多,遇到突發情況時,其緊急制動的停車距離比小車遠得多,這就要求司機要隨時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做到及早預判,快速反應。

10月10日晚上9點,貨車抵達了一個小鎮,馬師傅和趙師傅選了一家常去的餐廳,準備在這里解決晚飯。“干我們這一行,沒有飯點這種說法。”點了溜肥腸、豆腐湯、大碗撈面條,卻遲遲不上菜。“老板,再催一催!”急著趕路的兩位師傅一再催促后廚。面條剛端上餐桌,他們便風卷殘云一般消滅干凈,匆匆付賬離去。

兩位師傅告訴記者,快遞小哥分秒必爭,貨車司機沒有那么急,但也要盡量趕時間。什么時間能吃飯是要隨緣的,有時候蹲在路邊,一碗泡面、一根火腿腸,就能對付一頓晚飯;有時行駛了很久也遇不到合適的服務區或泊車處,只能餓著肚子開車。

10月10日午夜,上半夜沒合眼的馬彥輝將貨車停靠在鄭州東服務區。停車場里已經停滿了各式卡車,素昧平生的貨車司機湊上前來,指揮著馬彥輝把車停入一處角落。馬彥輝拖著疲憊的身軀,在服務區開水房灌滿了自帶的不銹鋼熱水壺,吃了一個蘋果,又給自己沏了杯菊花茶,還來不及喝上一口,就困得昏昏睡去。

下半夜換趙海崗駕駛。記者沒能抵擋住困意,也坐著睡著了。

再睜開眼已是10月11日清晨6點,貨車來到河南、湖北交界處。“吃早飯了!”趙海崗把我們喊醒,來到路邊一家露天的早點鋪子。兩碗胡辣湯,一大盤油條,幾個茶葉蛋,是當天的早餐。“豆腐腦是甜的。”操著南方口音的老板娘提醒北方來的客人。除了供應早餐,這家早點鋪還提供加注車用尿素的服務,吸引了幾名司機詢問價格。

記者發現,包括吃飯在內,公路網上大量南來北往的貨車司機們催生了一系列服務行業,如餐飲、加水、加油、加氣、補胎、超市、住宿等行業。由于許多城市都禁止大貨車進入市區,這些小型聚落的存在給師傅們解決伙食及車輛補給問題提供了方便。

據了解,很多老師傅在“吃”這一項上更加節省,出車前就會帶上生米、榨菜以及炒好的肉醬,到了休息區自己拎出煤氣罐、小火爐做飯吃。而“80后”“90后”的貨車司機則不會太委屈自己,往往選擇去附近的小飯館吃飯。

路變寬了、車變好了,干貨運掙得更多了

10月11日上午,馬師傅和趙師傅的貨車駛入湖北襄陽境內。在公路一側,不時可以看到卡車排成長隊,接受交警等部門的罰款。“我們比較守規矩,今天運氣也不錯,沒有被截停。”馬彥輝說。據兩位師傅說,早年間貨車性能不夠先進,載重能力、穩定性都不太理想,再加上運輸行業準入門檻低,貨源供給有限,運費一度被壓得很低,司機們常常超載。

“這幾年好多了。”在他們看來,行業運行趨于規范主要得益于3個方面:一是政府部門的治理加強了,公路交通、車輛標準都不斷提高;二是貨車司機們安全意識更強了,“不會只要錢不要命”;三是中國快遞物流業高速發展,越來越多的規模化企業加入這一行業,管理更正規。

兩位師傅就是中儲智運平臺上的專業司機。這家央企旗下的貨運平臺集納了134萬專業司機的運力,實行全運途可視化監控、全時段專業化客服,一方面為司機提供貨源保證,另一方面幫助貨主企業降低了整體物流運輸成本。

兩位師傅運送過各種各樣的貨物。多數時候,他們負責把剛剛從港口下船的貨物送到湖北、貴州等內陸省份,再把當地的工業品拉到沿海地區。有的是初加工產品,也有的是小百貨、小家電等工業制成品。從東到西、從北到南,這些年,兩人已多次穿越了大半個中國。

要問有哪些變化?兩位師傅搶著說。

——“拉貨時途經的城鎮,街道越來越繁華,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車下面的路在變好、變寬;車上載的貨,種類越來越多,附加值越來越高,能掙到的運費也越來越多了。”

——“剛開始干貨運,信息不暢,經常會空跑。現在好了,信息平臺普及了,空車率下降了。”

——“以前干貨車司機不好聽。現在車性能上來了、能耗下去了,國家對我們這個群體的政策保障和支持力度越來越大了,要求有五險一金,如果開天然氣動力車,還有政策優惠……”

馬師傅和趙師傅,各有兩個孩子,跑車的收入不僅能滿足日常生活需要,還能讓孩子擁有不錯的生活。

今年國慶節,馬彥輝也在跑車。他在手機朋友圈發了一張兒子繪制的題為“中國夢,我的夢”的手抄報,并附上一句“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在他看來,這個職業,辛苦,卻也有一份成就感。“中國是快遞第一大國,這里頭也有我們的一分力。”

本文已標注來源和出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焦點新聞
Copyright © 2012-2019 cn56.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物流行業網 版權所有
实体店要怎么做才赚钱